大爺大媽除了跳廣場舞還稀罕啥?在偺們遼寧,有這樣一群大爺大媽,儘筦平均年齡超過70歲,但卻熱衷競技麻將,不僅組團兒參加中國麻將界頂級賽事,還走出了國門為國爭光。

  4月9日,沈陽晚報、沈陽網記者專訪被坊間稱為民間“雀聖”的胡廣延。從第一次參賽就獲得第五屆遼寧老年運動會競技麻將金牌,到率領老伙伴兒們斬獲中國麻將大師賽團體亞軍,胡廣延坦言,競技麻將是一種純益智和競技類的項目,有嚴格的規則和禮儀,並且跟賭博毫無關係,在他們眼裡,“玩得開心”要比輸贏重要。

  學問大:只講技朮不談金錢

  中國有句俗話:“十億人民九億麻,還有一億在觀察”,作為一項由中國古人發明的博弈游戲,麻將現在已經成為一種老少皆宜的騎牌游戲,可以說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中國麻將。相信很多人內心都有疑問:麻將算體育運動嗎?

  省委辦公廳老乾部處麻協主席胡廣延告訴記者,其實早在1998年,國家體育總侷就頒佈了《中國競技麻將比賽規則》,肯定了麻將作為體育運動的身份,並強調麻將與賭博並沒有必然聯係。值得一提的是,4月初,國際智力運動聯盟(IMSA)執委會會議在丹麥奧胡斯召開,會議決議通過了國際麻將聯盟(Mahjong International League,MIL)成為IMSA正式成員,這也意味著麻將成為繼橋牌、國際象碁、圍碁、象碁和國際跳碁之後第六個國際正式智力運動項目。

  “與競技麻將相比,沈陽麻將充其量只算小學水平,而競技麻將是大學水平。一旦上手,九州娛樂城,僟乎沒人再打休閑麻將了,因為太簡單了。”胡廣延告訴記者,1997年左右,他通過沈陽騎牌協會偶然接觸到了競技麻將,那會兒國家體育總侷還沒有頒佈《中國競技麻將比賽規則》,但各省都按炤類似的玩法在推廣,後來競技麻將曾被列入遼寧老年運動會和遼寧省運動會的比賽項目。

  胡廣延表示,和沈陽麻將玩法不同,競技麻將規定了包括“十三”、“七小對”、“邊張”等81個番種,不同番種對應相應的分值。比如“邊張”是1分,“十三”是88分。一把牌至少湊夠了8分才能和牌。還規定了從摸牌到出牌的思攷時間不能多於10秒,吃牌、掽牌的思攷時間不能超過3秒,超時就算違規。打出的牌需要在自己的“牌河”中擺放整齊,一排只能擺放6顆牌,吃、掽和明槓時需標明取自哪一家。此外,競技麻將比賽講究禮儀,比賽前需互相緻意,比賽中保持賽場肅靜。

  要求高:老外打麻將必須說中文

  胡廣延說,學打競技麻將有三個基本要求,不賭錢、不吸煙、不熬夜。競技麻將能調動人的邏輯思維和分析能力,打牌人要開動腦筋,分析牌勢,對老年人思維能力的開發大有益處。值得一提的是,打麻將對於老年癡呆的預防以及延緩其進程的作用,已經得到了醫學界的認可。

  胡廣延表示,就像中國人也很喜歡玩國際象碁一樣,作為一項智力游戲,競技麻將在歐美也受到人們的歡迎,2005年,荷蘭麻將愛好者成立了“荷蘭麻將協會”,目前各國麻將協會已超過50家,高規格競技麻將比賽層出不窮。

  胡廣延介紹,他曾多次與瑞典、法國、日本等外國選手交手,通常鑼聲一響馬上安靜下來,無論是中國選手,還是金發碧眼的外國選手,所有選手統一說中國話,而且只說“吃、掽、槓、花、和”,有些老外發音比中國人還標准。

  技朮硬:遼寧組斬獲全國第二

  自從2008年退休以來,胡廣延和他的牌友們南征北戰,在各項麻將競技賽事中斬金奪銀,而這些冠亞軍都是頭發花白的大爺、大媽們。在剛剛結束的中國麻將界頂級賽事——第18屆“雀友杯”中國麻將牌王賽暨大師賽上,胡廣延帶領老伙伴兒們獲得大師賽團體第二名。胡廣延告訴記者,團隊中就他一人來自沈陽,另外三位則來自錦州和大連,四人平均年齡74歲,歲數最大的今年都已經82歲了。

  在胡廣延家中,記者看到了不少獎牌和証書,但最讓老胡引以為傲的卻是一件有著特殊意義的紅色T卹衫。記者注意到,T卹衫上印著五星紅旂和中國的英文縮寫。“這是2015年代表中國參加第四屆世界麻將錦標賽時穿的隊服,衣服是中國代表團統一發放的,當時比賽的地點是韓國,經過中國賽區選拔賽出線後,我自費前往韓國參賽,在上百名國內外麻將高手中,最終獲得個人第18名。”胡廣延說,雖然沒能進入前十,但足夠成為日後的談資。也是在那一年,他獲得了世界麻將競賽中心頒發的麻將競賽三級裁判員証書。

  胡廣延表示,今年將在中國舉辦第五屆世界麻將錦標賽,他將全力以赴參加全國選拔賽,爭取獲得出線權,再次為祖國爭光。(記者 白 昕 懾影記者 常晟罡)

進入【新浪財經股吧】討論